<span id='oxfc5'></span>
    1. <tr id='oxfc5'><strong id='oxfc5'></strong><small id='oxfc5'></small><button id='oxfc5'></button><li id='oxfc5'><noscript id='oxfc5'><big id='oxfc5'></big><dt id='oxfc5'></dt></noscript></li></tr><ol id='oxfc5'><table id='oxfc5'><blockquote id='oxfc5'><tbody id='oxfc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xfc5'></u><kbd id='oxfc5'><kbd id='oxfc5'></kbd></kbd>
    2. <dl id='oxfc5'></dl>
      <i id='oxfc5'></i>

      <acronym id='oxfc5'><em id='oxfc5'></em><td id='oxfc5'><div id='oxfc5'></div></td></acronym><address id='oxfc5'><big id='oxfc5'><big id='oxfc5'></big><legend id='oxfc5'></legend></big></address>

        <code id='oxfc5'><strong id='oxfc5'></strong></code>

          <ins id='oxfc5'></ins>
          <fieldset id='oxfc5'></fieldset>
          <i id='oxfc5'><div id='oxfc5'><ins id='oxfc5'></ins></div></i>

          易策略/配资网/浙江银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日本经济复苏关键在于结构性改革

          • 时间:
          • 浏览:9

            安倍新旧三支箭均苍白无力

            当前,日本政府或考虑拟将“直升机撒钱”作为一种政策选择。不久前,日本首相安倍在会晤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时,伯南克说有多种货币宽松工具可供选择。但实际上,日本“直升机撒钱”政策在为安倍经济学“伤口撒盐”,但愿安倍不要追悔莫及。

            自2012年底安倍晋三上台再任日本首相之后,就立即启动易策略/配资网/浙江银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了被称为“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一揽子激进的易策略/配资网/浙江银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刺激经济政策。这“三支箭”分别是:“第一箭”量化宽松,试图通过将易策略/配资网/浙江银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大量资金注入经济体来终结通缩;“第二箭”是略有相似的财政刺激计划;“第三箭”的结构性改革则最为关键。

            2015年9月,日本政府又推出了“安倍经济学”的新“三支箭”。主要内容为: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600万亿日元;加强育儿支持和社会保障改革,力争出生率达到1.8%;因养老看护导致的离职率降为0。事到如今,“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已发出3年之久,起初,企业业绩出现过好转,失业率有所下降,而物价也开始上涨。但另一方面,实际工资却出现下降,个人消费萎靡不振,经济衰退愈发严重。而且,日本历史实践表明,刺激政策实施越久效果越差。日本实施刺激经济政策20多年来,年均经济增长率只有1.1%。尽管安倍晋三不断鼓吹“安倍经济学”在增加就业、提高工资收入等方面的政策效果,但日本媒体援引官方经济数据指出,实际情况很糟糕。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一项估算结果表明,刨去税金和社会保险费,日本家庭经济收入中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在旧“三支箭”效果不佳的环境下,新“三支箭”自然也显得苍白无力。

            长期刺激政策

            引致庞大债务负担

            更为严重的是,长期刺激经济政策,为日本经济的后续发展埋下了巨额财政赤字和庞大债务负担的隐患。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经济刺激计划的总支出规模达75万亿日元,已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左右,为此必须大规模发行国债。2013年10月,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国家债务余额历史上首次超过1000万亿日元(约合10万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两倍多,债务/GDP比率居发达国家首位,比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欧债危机重症国还高。权威机构预测,到今年年底日本的债务规模会达到1100万亿日元,折合11万亿美元,相当于日本GDP的250%。被庞大债务负担压得喘不过气的安倍政府,不得不决定从2014年4月1日起调高消费税率,以挽救财政危机。2014年4月1日,日本如期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至8%,该措施再次给刚刚出现复苏势头的日本经济带来较大负面影响。因为日本上调消费税率,相应地缩减了消费,在2014至2015财年给日本经济增速带来了0.6个百分点的负面拖累。同时,消费税增税所造成的民生负担进一步加大,大幅放缓日本内需,使日本如期实现2%的通胀目标成为泡影。

            事到如今,安倍经济学已经走入死胡同。但安倍似乎还不死心,或模仿次贷危机时的美国,考虑选择“直升机撒钱”政策,不论这种政策只能一次性使用也好,日本央行半永久性地持有其所买入的日本国债也好,安倍在“三支箭”的选择上犯了舍本逐末的错误。如果再执迷不悟走下去,安倍经济学有可能成为日本经济史上的耻辱之举,安倍则难逃下台的命运。

            结构性改革

            才是重要一环

            实际上,市场真正关注的也是安倍要倾力打造的是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日本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日本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才是“安倍经济学”中最重要的一环。传统的日本企业制度的一大特点,是以资本为中心的垄断企业集团所形成的各种类型的大中企业集团和中小企业并存的产业结构。在国际产业分工的大潮流中,虽然日本也进行了大规模的国际资本移动和产业的海外转移,但并未形成真正的跨国公司或多国籍企业集团。随着改革和发展,日本人曾经引以为豪的“日本式经营”方式,比如旧有的“终身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在逐渐被打破。再加上,近几年日本本土市场萎缩、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竞争加剧,已经让日本的公司重组、改革的压力不断增大。而目前的企业重组又导致了大量裁员,给日本公司带来了沉重的成本负担。另外,欧债危机又让一些在欧洲经营业务的日本公司面临严重问题,欧洲市场的恶化,让这些公司不得不考虑放弃部分欧洲业务。当前的英国脱欧,会使日本经济也陷入进一步衰退,因为,日本有非常多的跨国企业把欧盟总部放在了伦敦,脱欧公投后,这些公司就必须更换总部,承受的损失会非常高。

            在新的形势和改革压力下,日本企业重组和结构改革正处于“爬陡坡”阶段,负担沉重但光明在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日本企业家对企业重组以及结构改革应采取积极的态度,自动适应新环境,增强主动改善运营模式的能力。就日本政府而言,坚持结构性改革方向并持续走下去,日本经济的再次复兴或有希望,否则,指望“直升机撒钱”都是徒劳的。

            日本政府曾在2013年10月通过《产业竞争力强化法案》,该法案的推出,并伴随着日本产业转移和企业的重组,这已成为新增长战略和重建的基本战略的共识。尽管新产业和新市场的开拓不是一蹴而就的,以企业重组为核心的结构性改革更是一个痛苦的漫长过程,但是,“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也只有共同“射”向企业重组和设备投资,比如通过税制优惠措施促进风险投资、业务重组以及对尖端设备的投资;通过金融政策以及银行信贷的适度倾斜,支持企业重组;通过国际政策的调整,端正态度,在国际舞台上少玩弄一些政治伎俩,多一些真诚与合作,处理好与中国和韩国等周边的关系,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与合作进程,则日本的结构性改革才能获得显著的成效,日本的产业竞争力才能得到真正强化,日本经济才能真正走向复苏。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

          关键词阅读:日本